栏目:

陈家的家教 -

2020-08-01

在亚洲的一个小岛,一个稀少的村庄里,住着一户朝起耕田,晚上休息,生活规律平常的农家。因为农产不很好卖,虽然户长陈东多次改良,但收入依然不很多,所以陈东与其妻陈美再生下一个孩子以后就未再生育。陈东专心鱼农耕的作业改良与农产,陈美就专心的照顾儿子陈扬与丈夫陈东,而过着平常的生活。再不知不觉,陈扬也就准备过16岁的生日了,眼看着儿子长大的陈东,再心理最伤透脑经的就是为这宝贝儿子的成长。

  陈扬老是看着他母亲秀丽的样子,这陈东很早就发现了,只是一个乡下小镇,哪有很多漂亮女子让陈扬去欣赏比较,并且陈扬自12岁以后就多次询问陈东有关他生殖器的事情,专注于农产改良的陈东,难以分心,并且也认为这问题实在羞于解决,就这样一值拖着道16岁的生日了,陈东心想儿子也到成年之时,再拖下去,恐怕再过几年要为其子找配偶不易,心理变默默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教导儿子。并且把这想法告诉其陈美,陈美也休红着脸,两人一同决定再儿子16岁生日当天,要好好教导他。

  到了陈扬生日当天,陈美准备了许多美食与红豆饭,与陈东一起为陈扬庆生,陈东带了私酿的陈年好酒,与其子陈扬陈美一同庆祝陈扬16岁生日。用餐完后陈东说:儿子阿,恭喜你今天16岁生日了,为父要以父亲的身分送你一份贵重礼物。

  陈扬:我可以先知道礼物内容吗?

  陈东:当然了,礼物就是你的成年礼。本来一般礼俗,都是18岁就准备找结婚对象成婚,就算成人,不过我们陈家有些不同。

  陈扬:不同?哪裡不同?

  陈东:不同的地方,在于为父必须先教导你有关成人的变化,你之前不是一直询问为父有关你嘘嘘的地方,看到你母亲就会勃起吗?

  陈扬:对阿,这是为什么?〈脸红〉陈东:这就是因为你长大成人,开始能生小孩子。所以有些基本的为父要亲手教你,在那之前,你先把衣服脱光光,与为父一起到浴室洗个澡,为父仔细说给你听。〈镇静〉陈扬:好阿!

  于是陈东带着陈扬到浴室,陈扬兴奋的到浴室前拖光衣服以后,抱着心中满满的疑问迅速的拉开浴室拉门,发现陈美已经裸身蹲坐在在欲缸旁边,眼见此景的陈扬,满脸通红的急退出浴室,陈东已经在后面挡住,镇静的说:没什么好害羞的,你长大了,很健康很好,进去吧。你妈与我要好好教你。

  陈扬看看陈东严肃的神情,知道父亲是认真的,所以勉为其难的转头,但总会不知不觉的看着母亲羞红的脸貌,又不自觉的喵着陈美的阴户。陈美羞红着不敢看自己儿子,闭着眼睛静静等坐着,陈东往前走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阳具,并且指着自己的阳具给自己儿子看,说道:

  陈东:人分男女你已经是知道了,你的阳具看到女人会勃起,很正常,你看为父自己的阳具也是勃起的,别害羞,男人没什么好害羞好怕的,你看这裡。

  陈东手拉着陈美站起,用手指玩弄的陈美的阴户,对陈扬说:

  陈东:这叫做阴户,16年前你就是从这裡出生出来的。

  陈东把手指插入陈美的阴户裡面玩耍,边玩边说道:

  本来这旁边有你妈的阴毛,为了让你看个仔细都剪光光,看好,这就是你妈的阴户,男人用阳具像这样插入女人的身体,然后把白白的精液射到裡面,就会有小孩从裡面出生。

  陈扬满脸兴趣盎然的专心聆听着陈东的说明,陈东用手玩弄娇羞的陈美阴户,同时陈东把手指沾染上的阴户流出的液体用嘴巴吸给陈扬看、说道:

  这叫做爱液,当你妈想被男人插入时,就会流出这种口水,流出这口水很多时,就代表你妈很想被男人插入,在身体裡面把白白的精液射进身体。

  陈美跪作把屁股朝向陈扬,举高,然后陈东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陈美的阴户里,表演给陈扬看。说道:就像这样。

  陈扬:好像狗陈东:不错,很像狗,女人这种动物,为了爱自己的男人,是可以变成一头温驯的母狗,你要了解。

  陈东把自己的阳具拔了出来以后,看着陈扬已经比较不会脸红,就说道:你都记住了吧,这种生小孩子的事情,用在狗身上叫做交配,用在人身上叫做相干。相干是粗话,用好听一些就是做爱。那么现在陈东退让一旁,拉着陈扬的手插入陈美的阴户里说道:

  别害羞,别认为这会脏,这可是你妈的口水。

  陈扬镇静一下以后,就把玩着自己妈妈的阴户,并且学陈东一样舔。

  陈扬:咸咸的???味道怪怪的有些噁心。

  陈东跪下用力吸吻陈美的阴户,边吸边说道:这代表你还不懂,你妈与你还有我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你妈的阴户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干过,是最乾净了,现在你知道有些人只要收钱就肯给任何男人插进来为什么会很髒了,因为不知道这个洞裡面有几个人的精液。像你妈这样只给最亲的人干,才是真正的良家妇女。

  陈东退让一旁,指指陈扬说:

  现在你把你的阳具插入你妈的阴户里。

  陈扬讶异,不自觉的问:

  可以吗?可是我听人说陈东:人家是人家,你是陈家独子,以后为父走了,陈家要靠你,所以你不可以不知道,男人与女人的关係。

  陈扬心惊胆跳着不自禁的盯着母亲陈美的脸庞与美丽的肉体看着,陈美娇羞着转过头来跪着,双手抱着陈扬的屁股,温柔顺从的含着陈扬的阳具,不断用舌头缠绕着陈扬的龟头,一瞬间陈扬便射精了,喷在陈美整个脸上,陈美高兴着用指头舔着陈扬浓烈白稠的精液,喜悦的看着陈扬,就好像看着恋人一般,让陈扬心花怒放,陈东看时机成熟,继续说道女人天生下来就是给男人干,给男人用,服恃男人,给男人支配与征服来用的。相对的男人就是为了乾女人,支配女人,奴役女人,佔有女人,当然,也要保护女人,就像保护自己与自己的家当一样。

  陈东扶着陈美的下巴,继续说着,万物分阴阳,时日分早晚,看着阴户与你的阳具就知道,男人与女人就是这样的关係,无论母子或父女基本上也是如此,所以你就大方插进去,这女人不是别人,在你结婚之前,你要知道。现在你已经是男人,不再是小孩。以前你还没长大,这个女人是你妈没错,他生下你养你长大,你与你妈都靠我种田养活,但现在你长大了,今天就是你16岁生日陈东边说边看陈扬,发现他不断凝视着陈美,身体颤抖着,知道已经差不多了,就拉着陈扬的手去摸着陈美的头顶,说:

  抓着这头髮,但现在这个叫做陈美的女人,只不过是你的东西,是你的女人,你已经长大成为一个男人,我不在以后你还要继续饲养这个东西,这东西就是你的家当也是你的奴隶,在你结婚前现在就先佔有她吧。

  陈扬吞了吞口水说道:妈陈美喜悦却又娇羞望着陈扬,然后双手扶抱着自己上半身,转过头去把屁股举高对着陈扬,她的神情就像是第一次与人结合一般,陈东严肃的说道:现在起,你就叫她美,或者叫她奴婢,丫头。身为一个奴隶,一种东西我没准她说话,她是不会回答你的,除非你是她的男人,她的所有者。所以???佔有她吧!

  忽然,陈扬像是脑中麻痹了一般,抓住陈美的屁股,将阳具对准了陈美的阴户狠狠的插了进去,身体不自觉的前后抽送,陈美不自觉得呻吟起来,更刺激着陈扬用尽全身力量摇动身体,用阳具顶着陈美的阴户,陈东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儿子表现,又继续说道:

  以前你是美生的小孩,所以她煮饭喂养你,等你佔有美以后就不再是小孩子,以后要懂的独立,因为你已经是大男人,然后要饲养美,所以美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供你发泄,舔你的阳具,喝你的精液,煮饭服恃你都是应该的。

  陈扬一听候便用手颤抖着抓住陈美的头髮,摇动着陈美的头,陈扬喘气着说:美!叫大声点!说,说你是我的母狗,是我陈扬的女人。

  陈美边喘边回应着说:是???是的,美是您的母狗,美是您的女人。请请???美有些心底话想说,请少主扬准许奴婢陈美说给您听。

  陈扬边勐烈抽送边回答:说吧。

  陈美:陈美好高兴,少主您终于长大成人,佔有奴婢美,奴婢美是最幸福的女人请??您好好疼爱奴婢。

  陈扬:是吗,那以后陈扬勐烈抽送中,激情的说出:你就是我的厕所,我要一直干你一直干!

  陈美:是!是!美是供您发泄的厕所,只要您喜欢不管是大小便还是干美,美都欢迎。美???美是世上最幸福的厕所。

  听到自己的母亲这样说,陈扬一时忍不住,激动的把所有白浊的精液全部射进自己的母亲,陈美的身体裡面最深处,激情过后,陈扬就软趴趴的趴在陈美的身上,迅速与满足的进入梦乡。陈东扶摸着陈美的头髮,笑说,我们的孩子终于长大了。陈美也满足的舔着陈东的阳具,细声的回:嗯。

  一家和乐融融的陈家,独子陈扬刚过16岁生日,正是英俊挺拔的年轻男人。家长陈东感觉非常满意,自从她16岁生日后,便十分有主见,并且十分有活力,不但主动用心的协助陈东的农产事业,为陈东分解十分庞大的劳务,使得陈东更能够好好专心在农务上,而增加产能,很是赚了些钱,不过通常陈东为了精算农作成本,要儿子先回家,陈扬也兴高采烈的回家。

  陈扬高呼:我回来了。

  陈美走了出来跪坐在玄关,高兴的对陈扬敬礼,细声道:欢迎回家。

  自从陈东好好教育儿子以后,陈美对陈扬的态度就不再是母亲对儿子的态度,而是女人对男人的态度。美问:东老爷呢?

  扬淫邪的笑说:她在忙,所以本爷先回来好好疼爱你。

  陈美一听不禁脸红羞到:能被少主疼爱是美的幸福,美回房间准备。

  陈扬上前一把抓住陈美的头髮,压注她的头去舔自己的阳具,笑道:我这裡相当不舒服,我要你马上服侍我,供我上你这厕所。陈美满脸通红的说:可是这裡是玄关。陈扬吼道:就算有人来也不用你担心,你这厕所,给我舔!

  陈扬用力压注陈美的头,把自己的阳具直接插入陈美的嘴巴,陈美眼睛闭起,忍受着陈扬粗暴的对待,陈扬笑说:原来男人跟女人就是这样的关係,还真是爽!身为男人真是很爽!可是美!我问你,你这样会爽吗?

  被你儿子这样搞?

  陈美好似没听见一般,很专注的用舌头惭缠绕着陈扬的龟头,直到陈扬把压注陈美的手放鬆,然后轻柔问道。

  陈扬:美,回答我?你被你儿子这样肏会爽吗?

  陈美:嗯,很辛苦,可是很快乐。

  陈扬:我不懂,辛苦又快乐?

  陈美:嗯,就像你父亲教的,女人就是这样子。因为在怎么不愿意,女人没有很大的力气,可是男人有。万物总有其用途与规矩,女人是男人的财产之一,女人为了让男人能疼爱,从头到脚都长的很美,声音好听,这些都是为了让男人佔有,而男人为了保护与宝贝自己的财产,所以就有强大力量,保护财产,或者争夺财产赚娶财产。

  陈美两手温柔的包住陈扬笑说:16岁以前你还没长大,我是你妈,你要听我的,可是现在你是男人,是佔有我的男人了,如果坏人跑来打倒你,我也没办法说不要,那时我的身体里一样会装满不认识的男人精液,变成别人的厕所。

  也就是说就算你不干,你爸也会干我,你们父子不干我,别的男人也想干我。那时我身体里装满不认识的男人精液,也不想活下去了。因为就算我这个女人只是男人的厕所与所有物,我也是有心的。

  能被自己最亲的丈夫与儿子当厕所来发泄是女人最大的幸福阿,我最爱的少主。

  陈扬听完便宁是着自己的母亲陈美,现在陈扬的心理发生了暖暖的变化,从一个男孩锐变为一个男人,她轻轻的脱下陈美的衣服,用嘴唇贴住陈美的嘴唇,不断的亲吻着陈美全身每一处,抚摸着陈美的阴户,口气也变得更粗暴些,陈扬说道:你这贱货,看你的口水有这样多了,你是不是想被干呢?

  陈美红着脸,怯弱的说道:是,少主。

  陈扬得意的笑道:果然就是一条母狗,陈扬脱下自己的裤裆,把阳具掏出后就直接插入陈美的湿漉漉的阴户裡面,插进去以后陈美的阴户紧紧的包住陈扬的阳具,陈扬忽然激动的就用全身力量用力的插到最深处,双手抱起陈美,边走路边抽送着陈美,陈美的身躯娇小宛如玩具一般被陈扬上下抖动着晃来晃去,陈美眉头紧锁,红着脸面说:求???求您少主,别走道外边去让人瞧见陈扬得意的笑说:你这条母狗还怕被人瞧见?我看街上的母狗都是随地就被公狗干,有的还可以边干边走路,就像这样。

  陈美上下晃动的说:可???可是?可是人家陈扬用力乾着陈美的最深处说:你想着如何被干道爽就可以了,一个厕所不会害羞或者害怕在哪裡被干或被怎样干。

  陈扬以轻视的眼光看着陈美笑说:你只要享受被干就好了,你刚刚自己都说你能被你生出来的少主我干是最幸福的不是吗?

  陈美红着脸不发一语,两手紧抓陈扬的身体贴近。

  陈扬边乾着陈美边走出家门口,往前望去是一片农田,周边毫无遮蔽物,让陈美更害羞而紧接着陈扬,陈扬骄傲的笑说:我忽然想到,父亲说这样干会生小孩,如果我干你干到生小孩,那小孩是你的儿子还是你的孙子?呵呵。

  陈美轻声细语的慢慢说:你父亲有给我吃家传秘方避孕药,所以不管你怎样干都不会生小孩,除非我不吃药。因为母子生出来的小孩容易会缺手缺脚。

  陈扬笑道:原来如此,所以一般人家才不准母子相干,就是怕生怪小孩吗?

  陈美:嗯,因为秘方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人人都知,所以一般都是不准母子相干的,这是你父亲告诉我的。阿阿!

  陈扬边干边走道井旁边,把陈美上半身放下,拉住两条腿思开,让下体紧紧互相贴合,陈扬满意的抓紧陈美的乳房,缓缓却沉重的推挤着龟头,尝试要更深入陈美的身体裡面,陈扬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住陈美的肉壶最深处,但依然想继续更深入,就好像想插破肉壁一般的用尽全身力量重动的顶住,让陈美不断深呼吸急喘,却又呼不出声音一般的牢牢抓住陈扬,陈美阴户裡面不断的狂吐出姦细透明的爱液顷到在井旁,夕阳西下的陈美脸庞与身躯特别是迷人,柔顺完全不抵抗的神情让陈扬心底更形疯狂,陈扬砥柱陈美的隆起的下腹,不断的推挤冲撞,两人彷佛都已经到最后关头一般的紧紧拥抱。终于陈扬与陈美一同高呼,从阴户裡面不断窜出陈美与陈扬的精液与爱液的溷合液,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此时陈东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旁边观望,但陈扬与陈美都没发现。陈东心想,相干到眼中没他人,还在户外这样干,看来儿子还真是活力充沛,该为他找怎样的媳妇才好呢?否则他这样干,我跟着上,陈美不晓得会不会受不了。

  陈东在旁边凝视着陈美陈扬两人紧紧拥抱的样子,环绕一圈发现他们的阳具与阴户竟然一直都紧贴在一起,就缓缓着推送着陈美,把陈美推到陈扬上面,陈东发现两人竟然都彼此沉醉其中,对陈东的动作丝毫没反应,陈东心想,爽成这样,好。陈东下定决心掏出自己的阳具,并且在陈美与陈扬生殖器接合的地方不断抚摸,发现陈美的阴户周边早已泛滥成灾,陈东轻轻鬆鬆的就能把三跟手指插进陈美的阴户裡面,虽然陈美的阴户已经插着一隻肉棒,陈东本来只是猜想而已,没想到爽到这种程度,陈东也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肉棒往陈美的阴户里推,只听到扑通一声,陈美惊呼【阿!】陈东用力挺进这个最熟悉不过的女人肉体,一气到底顶住陈美的肉壁,肉壶传来空前的饱和感,好像蜜壶要涨破一般,陈东从陈美背后一插到底,而陈扬也于此时醒来,笑说,爸爸,欢迎回家。

  陈东也笑说:好儿子,没想到你才刚用完这厕所,你肉棒还这样硬。因为这厕所太好玩了,真是欲罢不能,我竟然捨不得离开美的肉洞呢,这种感觉真是很爽。

  陈美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阵阵的苏麻感,快感让陈美的身体一动都无法动,陈美的眼泪鼻水与口水也跟着缓缓流出,胸前快速的起伏,陈东惊讶的说,我跟美结婚这样多年,不曾看到美被干成这样过,可见得一定很爽很幸福,所以好儿子,我们一起让美升天吧。陈扬振声疾呼:好!把美干得升天。陈东说:

  我署一二三,我们同时抽送,陈扬回:好!两人同时用力摆动,陈美的肉壶在两父子齐心合力下,更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几忽是喷出般的从陈美的肉壶冒出,陈美张嘴,娇喘声以纤细到被阴户惨遭两父子蹂躏的声响锁掩盖。

  扑通扑通扑通的声音十分响亮,让父子两人更用力的不断往陈美的肉壶裡面直进直出,不一会,两人认为这姿势不好用力,便一起站起,把陈美举起来,陈美就像一个断线木偶般,任两父子联手糟蹋。

  陈扬看着陈美粉红脸色与迷离不清的神情,口水鼻水眼泪不断流的满脸都是,身体就像木偶一般失去生气,手脚彷佛被父子两人用肉棒夹紧乱甩,娇小的身躯被陈扬与陈东的身体包附着紧密,强大的力量与快乐互相压迫让陈美任凭父子两反覆不断的进出陈美的身体,此时陈扬疯狂吸吻着陈美的口水鼻水与眼泪还有汗水,同时不断迴响起小时后的母亲,对陈扬的关爱,生气,欢笑,以及被陈扬问起生殖器时的娇羞,以及各种母亲生活上的种种,当陈扬是小孩时候所感觉到的母亲,是近亲近却又遥远的存在,总是不能自我控制的追寻着母亲的身影,总感觉到母亲逐渐的缩小,而现在,陈扬发现母亲陈美有如木偶一般的成为自己的所有物,比过去更接近的距离与母亲紧贴身体,不自觉得让阳具在充血冲刺着母亲的肉壁,想起自己是从自己正在用龟头凌虐的肉壶裡生出来时,陈扬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深处有着满满的热液要冲出来,忍不住在射精的一刹纳,大叫【妈!我回来了】

  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就这样紧紧拥抱在一起,直到无限的夜笼罩大地

本页网址
记住永久发布地址dmav.vip
口味推荐
看视频